周农建:从美国香港人权法案看香港大局 – 十大平台网

周农建:从美国香港人权法案看香港大局 | 十大平台网

香港不仅仅是当局者的香港,更是香港人自己的家园和安身立命所在。任何争议和抗争,都应顾全这个大局,切勿自挖墙脚。

问题还不止于此,这不是两者择一,你宁愿放弃一个,而就能保全另一个的的问题。

纵然一个有损香港经济地位的法案有可能对当局造成不便,令权贵富豪们的利益受损,但是,它更多的却会伤及无风险承受力的普通的、底层的香港人。上层社会可以,甚至早已,将子女玉帛藏之海外,旦有不利,可以随时弃船而逃,而那些只能与香港同生共死的普通港人,又能去哪里呢?

不妨打个比喻:一个家庭中原本有两个宝物,两者价值相当,而功用不同。其中一个宝物据说将要失去,全家人为此惊慌失措, 正在拼全力想保全它。但是另一个宝物,原本未必会失去,一家人却对之不但毫不珍惜,反而主动地请求外人将这宝物拿走,或鼓动和纵容家中的孩子将之打碎,乃至认定,只有拿走或打碎后一个宝物,或将之置于随时可能失去的风险之中,才能保全前一个宝物,这种思维,难道不是相当奇怪的吗?

自本次反送中运动出现后,在大陆就一直有一种声音,要求用严厉手段对付香港的示威活动。之所以迄今为止,这一意见未被大陆当局采纳,一个及其重要的原因是,香港迄今仍然拥有的独立关税区、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等地位,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,对于中国规避和减轻中美贸易战的压力,仍然有着重要的、难以替代的价值。所以,香港现有的国际经济地位,对于香港现有的政治体制和自由,实际上相当于一个护身符。

虽然该法案中包含了若干关于支持香港普选,善待抗争人士和制裁有关人员的条文。但那其实作用有限。如关于制裁有关人员,不过就是冻结在美国的资产或拒绝入境。首先,对有关人士而言,美国并不是非去不可,财产也不是一定要藏在美国。其次,就算你制裁了几个港府或警队的官员,也无关香港的大局,毕竟他们并不是最终决策者。

我们不妨想象一个大的图景:按香港抗争者们所担忧的,中国大陆当局要剥夺香港人的政治自由。所以他们要起来抗争。如今,美国要剥夺香港的特殊待遇和香港繁荣的经济基础。香港人却竟然为之欢呼。这看起来好像是中美联手,共同对付香港:一个从政治上着手,一个从经济上下手。而在香港人那里,一个被妖魔化,一个却被圣母化。

仔细研读香港人权法案,就会发现,其实,该法案最“致命”的一点,就是其第四节中,关于对1992年的美国-香港政策法所做的修正:即美国国务卿每年应向国会提交报告,去审视香港是否仍然有足够的“自治”去享受美国给予的特殊待遇(包括关税)。

在一些抗争者的潜意识中,似乎有一种分裂式思维:即自由是自己的,而经济繁荣是当局的。所以自由值得拼死捍卫。而经济繁荣是可以弃之如敝屣,是可以纵容人任意破坏损毁,或强烈呼吁外人将之拿走的。

美国国会众议院于10月15日全体一致同意,通过了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》。该法案很快将在参议院审议,观察家们预计其在参议院通过不会有什么悬念。

试想,一旦哪一年,香港的包括独立关税区在内的特殊待遇被剥夺,对香港将是一个巨大的不可承受的经济灾难。

所以,对香港而言,尽管该法案给香港反对运动提供了一种政治上的支持,但是,从经济上来说,却是对香港现有经济地位的一种威胁和损害。

倘若香港人所担忧的和所欢呼的两方面,真的都成了现实,以至今日香港年轻人的父辈们当年“用脚投票”,冒死追寻的自由和经济繁荣,都没有了,那香港还剩下什么?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对于香港人而言,无论是执政当局,还是反对派和抗争者,都应珍惜香港,不仅仅是珍惜它现有的政治体制和自由,还应珍惜它现有的国际经济地位和繁荣。任何争议和抗争,都应顾全这个大局,不应顾此失彼,否则将会一损俱损,导致全盘皆输。

试想,一旦香港人自损基业,呼吁外人将自己的这个护身符剥夺了,或自毁了,一旦香港繁荣不再,独立关税区没有了,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也没有了,在当局者那里,失去了其原有经济价值,那么原来那种阻止对香港采用更严厉措施的顾忌也就消失了。则到头来香港人可能两者俱失。

香港对于中国固然重要,让香港处于随时可能被剥夺待遇的状况,当然是中港两地当局不愿看到的。但是,香港不仅仅只是当局者的香港,它更是香港人自己的家园和经济谋生与安身立命所在。香港今日的繁荣来之不易,它是历代香港人努力奋斗的结果,是香港人的“祖业”。

香港的特殊待遇原本是默认的,无须担心失去的,如今变成了一个需要“年审”的、处于随时可能被剥夺既有待遇的风险状况,从无风险,变成有风险,等于是一种“资格降级”。

(作者是中国旅美学者)

请求外人将自己的祖业和安身立命所在“降格”,将其置于风险之中,并为之欢呼,或者纵然自己的孩子肆意损毁它,这种经济自残行为,显然不是理性的。

回顾不久前,有香港反对派知名人士在美国国会关于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》听证会上发言,强烈呼吁美国国会通过该法案。而就在该法案即将付诸表决前的一天,香港有据称20万人集会呼吁美国国会通过该法案的“最辣”版本。

如今,该法案在美国众议院通过了,而且是最严厉的版本。香港反对派和“反送中”运动参与者们因如愿以偿而一片欢呼。